当前位置:首页 > 随心笔记 > 正文

质疑18元烤鸭,要多些实证少些猜想

07-25 随心笔记
  质疑18元烤鸭,要多些实证少些猜想
 
  如今大街小巷都开了不少烤鸭店,且价格低廉。记者暗访发现,安徽合肥市面上的烤鸭价格普遍是18元左右一只,但活鸭20多元一斤。对于低价烤鸭的出处,有商户道出:是用了价格低廉的冷冻鸭。在合肥周谷堆和中菜市的冷冻批发市场,记者看到,冷冻鸭每箱10只,价格90元左右。随后记者来到养殖场。据养殖户所说,养鸭仅需30天左右,不让鸭子毛长全即可出售(7月24日澎湃新闻)。
 
  一番煞有介事的暗访调查之后,18元一只的烤鸭,似乎又被挖出了可疑的前世今生。所谓“冷冻鸭”“30天出栏”等说法,一经抛出便被广泛传播,而由此所引发的公众焦虑也是显而易见的。严格说来,此一充满忧患意识的新闻报道,并没有给出太多有说服力的“实锤”,其核心的论述部分充斥着太多的关联暗示,而很少有明确的证据链条用以说明鸭子有害或有问题——实际上,无论是“冷冻”还是“出栏周期短”,本身都不足以推出任何结论。
 
  此事之所以牵出了后续一番走访,最初的导火索乃是源于一个“反常现象”:烤鸭的售价,居然还不到鲜活鸭肉价格的三分之二。看起来,这完全就是赔本买卖,本着“事出反常必有妖”的逻辑,很多人下意识认定这其中定有猫儿腻——这样的推想看起来合情合理,但终究还是忽略了一个基本的市场常识,即鲜肉的终端零售价与冻品的集中批销价完全就是两个概念。当地批发市场的行情是,“每只冷冻鸭不到10块”,这大大超越了很多人的想象。
 
  冷冻鸭售价超低,无疑有很多原因,比如说“逆周期收售”所带来的价格优势,“保质期临界”所引发的低价出货等等,但最根本的原因,还是在于生产成本低。记者调查发现,养鸭差不多仅需30天,不让鸭子毛长全即可出售。对于这一点,很多人感到不理解、不接受,可如今的养殖业普遍水平是,肉鸡肉鸭基本可以做到两斤饲料转化出一斤肉来,五六个星期就可以长到四五斤。能够实现如此的“转化效率”,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品种选育、饲料配比等方面的巨大进步。
 
  令许多人感到惊讶的“速成鸡”“速成鸭”,只是现代工业化养殖的正常产品而已,并无所谓的致害性和危险性。只不过,近些年来关于鸡鸭被“用药催长”的传闻一直存在,故而每每有相关案例爆出,公众都会下意识焦虑不已。这一次,在记者暗访中,有养猪户也说了“会给鸭子药补”。试问,到底是怎样一种“药补”?是用抗生素进行抗菌防病,还是使用激素增加产肉效率?前者纯属正常操作,后者则早就被证明“不科学”“不经济”。就此而言,实在不必过度夸大其中风险。
 
  18元的烤鸭,到底有没有问题?这只能基于专业的、严谨的理化检测来给出直接证明,只能通过反溯其检验检疫证明是否完善来给予辅助证明。除此以外,任何预设立场走马观花式的观察评判,及其所给出的似是而非的暗示或猜想,都不是科学、严谨的作风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alummah.net/News/19.html